蒙古族勇士顾寿山在革命战争年代的红色信仰
时间:2020-04-01 09:04 - 2020-04-01 09:04
  • 联系人:

    刘彩庆
  • 联系人电话:

    0477-7622279
  • 举办地点:

    鄂托克前旗
  • 报名进度:

    未报名
  • 报名结束
  • 是否收费:

  • 类型标签:

    学习教育
  • 报名截止日期:

    2020-04-01 00:00:00

点赞

收藏

活动详情

Event details
    顾寿山,原名乌力吉胡图,蒙古族,1908年生于内蒙古鄂托克前旗吉拉苏木。他从小帮助父母放羊、背柴、做家务,聪明、勤快,深受家人的喜爱。

  1924年,有个叫王华富的东北籍蒙古人从旗衙门来到阿拉庙,因此人是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成员,又有文化,他积极参加“独贵龙”运动的同时,在章文轩支持下办起了一所学校,招收顾寿山、葛福寿等四五个牧民的孩子念书。王华富借给学生上课的机会,讲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道理,灌输“民族要解放,人民要自由”的进步思想。

  1926年,王华富在章文轩的保安队里当了队长。17岁的顾寿山也跟其当了兵。当时苟池被宁夏马鸿逵霸占,章文轩派王华富带领保安队去,把马鸿逵的队伍赶跑。不久马鸿逵派一个骑兵连攻打苟池,战斗中阿拉庙保安队伤亡惨重,王华富、顾寿山等被俘到宁夏,马鸿逵要杀他们,内蒙古人民革命党驻宁夏办事处出面交涉,才把王、顾等保释出来。出狱后,王华富去乌审旗投奔了席尼喇嘛,顾寿山等回到吉拉(阿拉庙所在地)。

  1927年,席尼喇嘛带领内蒙古人民革命军第十二团,与榆林军阀井岳秀交战。王华富通知顾寿山去乌审旗,顾寿山便联络其他几人去乌审旗参加了席尼喇嘛的军队。顾寿山在打击井岳秀的战斗中,冲锋杀敌,英勇作战,受到赞誉。

  1929年,席尼喇嘛被叛徒杀害,顾等人回到了鄂旗,在章文轩的大管家隆日格的推荐下,顾寿山到章文轩的部下当了兵,并很快就当了十长(排长)。由于他作战勇敢,且有谋略,受到章文轩赏识,不久被提升为中队长。

  1937年,七七卢沟桥事变后,日军侵犯绥远省。10月,归绥(呼和浩特)和包头相继沦陷。11月,日军装甲车横冲直撞到阿拉庙。其时做为伊南游击司令的章文轩却奴颜婢膝地去迎接日军,并答应让日军在阿拉庙修飞机场。后来在三段地工委和马良诚、顾寿山及广大军民的坚决反对下,才使章文轩这种丧权辱国的丑恶行径未能得逞。

  1939年农历6月14日,在阿拉庙会上由张根岐副官介绍,顾寿山认识了三段地工委委员田万生。田赞扬了顾反对日军修建机场的爱国行动。此后顾寿山暗中经常与三段地工委来往。

 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,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,积极反共。章文轩为配合国民党顽固派对陕甘宁边区实行经济封锁,派中队长顾寿山带领队伍驻扎在苟池、敖包池,设立税卡,加重盐税,禁止盐户卖盐给边区。为了抵制章文轩的反共行径,顾寿山和马良诚、马富纲等表面上装作顺从,暗地里却把一批私盐卖给边区,既解决了边区军民的食盐困难,也增加了盐户的经济收入。

  1940年夏秋,章文轩的军队与挡边区“磨擦”。顾寿山劝解,章不但不听,反遭斥责。顾寿山一气之下请假回家。从此章文轩对顾寿山怀恨在心,由疏远发展到非除掉顾不可。同时,专横跋扈、利欲熏心的章文轩对下级官员猜忌,对广大士兵克扣军饷,随意打骂,激起了官兵的强烈不满。

  顾寿山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员。他爱护部下,关心战士,博得了下级的爱戴。在中共统一战线政策的影响下,顾寿山等人秘密串连,以请客送礼、磕头拜把子的办法笼络了一批下级官员,为阿拉庙起义作了准备。

  1946年1月13日,在顾寿山、马良诚、马富纲等人的发动与领导下,爆发了阿拉庙起义,一举推翻了章文轩对鄂旗长达20余年的封建统治。

  阿拉庙起义后,顾寿山出于顾全大局,派葛福寿去鄂旗衙门府请副司令奇恩诚主持司令部工作。但是野心勃勃的奇恩诚想当正司令,以图独揽鄂旗大权。由于奇的私欲未能得逞,加之反动的本质,便投入了马鸿逵的怀抱,充当了国民党的忠实走狗。

  1947年,马鸿逵为配合蒋介石的全面内战,派兵与杨森扎布勾结在一起,扑向鄂旗西部。3月31日,伊西工委书记周仁山派人通知顾寿山等尽快撤离阿拉庙。顾寿山、马富纲接到周仁山的信后,于次日立即作了撤离和转移物资、粮食的准备。

  驻守在阿拉庙的部队共编为四个团,顾寿山任其中一个团的团长。撤退的消息传到部队后引起骚乱。多数士兵垂头丧气,少数班排长背地议论。对此,驻守阿拉庙的吉拉连格什达赖连长及时向顾寿山团长作了汇报。顾深入连队进行思想动员,说明这次撤退是暂时的战略转移,不久就会重返家园,并整顿部队,调整了班、排长,宣布了行军纪律。

  4月1日上午,顾寿山带领吉拉连向南阿拉川撤退。撤退途中这支曾经跟随顾寿山、马良诚、马富纲在阿拉庙起义的部队,在二排长巴巴等少数反革命分子的怂恿下叛变了。

  顾寿山被捕后,旺钦台吉写了两封信,派两个骑兵给杨森扎布送去一封,派连长阿拉毕吉胡给马鸿逵西军送去一封。其时马匪一个骑兵团已占领了阿拉庙。晚上阿拉毕吉胡领来西军一个骑兵连,旺钦、审计米图等人当面把顾寿山交给了西军,作为见面礼,并配合马匪军连夜把顾寿山带到阿拉庙寨子严刑审讯。

  敌人在一无所获的窘况下,于4月3日,由审计米图、康建国又把顾寿山押送到乐石木独杨森扎布的住处。反动王爷杨森扎布亲自审讯顾寿山:“你是不是共产党?”顾寿山坚定的回答:“现在不是,将来一定是!”心怀鬼胎的杨森扎布又问:“你为什么要勒死章文轩?”“是你让我把章文轩处死的。”顾寿山义正词严地反驳。慌了手脚的杨森扎布再也不敢审问下去了,便急忙派一个班的人绕道盐池,将顾寿山押送到银川交给马鸿逵投入陆军监狱。

  马鸿逵匪帮为了制造反共舆论,把顾寿山的相片登在《宁夏日报》上,鼓吹“顾寿山、马良诚、马富纲都是共匪,已一网打尽……”同时马鸿逵亲自出马审讯顾寿山:“你为什么要处死章文轩?”“我是执行四王爷杨森扎布密令处死他的!”顾寿山毫不隐瞒地回答。“你的证据是什么?”马鸿逵追问。顾寿山随即拆开棉大衣前襟取出杨森扎布的亲笔信交给马鸿逵。马鸿逵看后知道在鄂旗蒙古上层中有奇恩诚、杨森扎布、顾寿山等三股势力在互相抗衡,欲借杨之手屠杀革命者,便顺水推舟派员把顾寿山解回布拉格庙。

  顾寿山被押送回来的消息传开,吉拉、二道川、大池等地的百余名群众联名做保,都遭到杨森扎布的拒绝。

  1947年5月13日(农历三月二十三),杨森扎布派一个连的爪牙荷枪实弹,把顾寿山押到大庙东沙上枪杀,就义时顾寿山昂首挺胸,大义凛然,表现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真想再痛骂一顿那些民族败类,可是他的嘴被刽子手们用毛巾堵住了。

  年仅39岁的顾寿山为了蒙古民族的解放事业,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。